• 壹生有你情感咨询中心·咨询电话: 17898181987   微信:wongdung  QQ:277199521
  • 工作时间:09:30—18:00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成功案例 > 正文

婆婆逼我离婚,不被接纳的婚姻有多难?
婆婆逼我离婚怎么办

日期:2020-08-19 14:26:05   来源:    阅读:

  所有人都说欣欣嫁得好。

  老公阿郝比她大四岁,不光英俊帅气,还是硕士研究生毕业,目前在某上市公司科研部搞技术研发。

  家庭成员也简单,他是独子,父亲去世早,一直和寡母生活。

  母亲是高中老师,退休金不低,医保健全,她和阿郝基本什么负担都没有。

  欣欣开始也觉得自己嫁得好,值得羡慕。

  她在市中心最大的百货公司品牌男装店做销售,性格温柔,容貌靓丽。

  可是她只有高中学历,家里还有个弟弟,父母开了个早餐摊,弟弟十八岁了,一家还挤在四十来平的小套房里。

  她妈说,她和阿郝,她属于高嫁,高嫁就要有高嫁的代价。

  这世上,怎么可能好运气都让你占尽。


婆婆逼我离婚怎么办

 

  双方家长第一次见面时,阿郝妈选了西餐厅。

  吃牛排时故意对心如爸爸说:“什么刀叉,就要配什么菜。您看这牛排,要是拿筷子夹,就显得格格不入,让大家笑话了。”

  彼时心如爸爸拿着刀叉正在观摩别人的动作,听了这句话,心里愣了个神。

  再傻的人也听的出来,这是自家闺女没被人家妈妈看上。

  不被祝福的婚姻,好像走在阴霾里,即使拨开重云看日月,也要经历各种加倍的付出和坚持。

  这门婚事,心如爸妈开始就在心里打了×。

  只是此时的心如,和阿郝正是如胶似漆的阶段,所有的反面意见,都助推了这段感情的加速加热。

  两边家人闹得急了,俩人干脆偷偷领了证,硬生生地砸在两家的桌上。

 

  自此欣欣在婆婆心里的罪状又加了一条——带着阿郝和她作对。

  婆婆常常回忆阿郝小的时候,那么乖巧懂事的孩子啊。

  周六日她去给别的孩子补课,让他在家里温习功课,饿了自己煮面吃。

  回来就能看到他本子上工工整整的笔记,厨房的碗吃好了都会刷干净放回碗架。

  高中、大学、报考学校、工作安排,儿子都能顺应自己的心意,和她商量,听她的话。

  唯有这次,如果不是欣欣挑拨离间,儿子怎么这样?

  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一边掉眼泪一边说:“我为什么不喜欢她?漂亮女孩多的是,你现在还不晓得门当户对的重要。我和你爸,当时是社会历史原因。他是工人阶级,大字都不认识几个。没有共同语言,三观不合,我那时候过得多辛苦。你工作上这样的场合少么,到时候带家属,她听不明白,只能像个傻子一样笑,你就知道你们的差距了。这个小姑娘,没腔调的,我第一眼看到就知道。”

  他低着头一声不吭,最后说:“妈,我们以后会好好孝顺您的,这次,您就依我吧。”

  欣欣那边家里的气温也低,但最后父亲还是拿了两万出来给她做嫁妆。

  只是父亲说:“路是自己走的,以后哭了后悔了,别往家跑。嫁过去别太任性,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,别对别人有太多指望,要孝顺。”

  母亲拉着她的手说:“我们是怕你会受委屈。”

  心如靠在母亲肩上,心里有太多的不以为然。

  嫁给阿郝又不是掉进火坑,婆婆再不喜欢自己,她总是爱儿子的。

  只要自己和她一心,时间长了谁的心还能是石头做的。

 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,这世上有太多事,是不能两好合一好的。

 

  常常有人问阿郝喜欢欣欣什么?

  阿郝不说话,心里却明白,心如最打动他的,是温柔善良的性格,还保有对这个世界的热忱与天真。

  她确实不同于母亲让他去相亲的那些女孩。

  她性情温和,是个乐天派,什么事她总往好处想。

  她总喜欢在大街上,悠闲地抱着爆米花,一颗一颗的往嘴里丢。

  母亲说,看一个女孩的仪表很重要,比如在大街上吃东西的女孩,都不是很注意形象。

  可他觉得,心如的样子很可爱。

  比如别的女孩很在意出入的场合,身上的衣着、妆容,礼物的品味。心如不会,她很随性,衣着得体舒服就好。

  平时她常说,大商场我们可以逛,特价区更要逛,但大排档我们也要吃,日子过踏实就好。

  这样的女孩,他怎么可能不喜欢?

  只是他低估了母亲的坚持。结婚后他们本想独住的,母亲坚持住一起。

  心如也说:“婆婆是老师,教书育人,最是明事理的,没事,一起住吧,她会接受我的。”

  他便没再反对。

 

  心如自小不吃茄子,婆婆是知道的。

  婚后第一次家常饭,婆婆做的茄丁拌面。

  她有心做个别的菜,婆婆坐在饭桌上不冷不热的说:“吃东西太挑剔不好的,小涛中午在公司吃不回来,再做别的菜,吃不了浪费的。”

  她收回去厨房的脚步,默默吃了几口面条,心里又安慰自己,下午上班想吃什么自己买点就好,老人有点怪脾气,也是正常,她节俭着省下来,以后还不是留给他们。

  每天心如学着早早起床打理收拾,擦了桌子擦地板,开了窗户,煮了早餐,想着婆婆起床看到后会开心吧。

  饭桌上婆婆对那一碟腌黄瓜挑挑拣拣:“这种腌制的对身体最不好,就为了节省早上的几分钟,就让我们吃剩菜?地板你擦的也不对,茶几下面,沙发边上,都要拿抹布去擦的,拖把根本擦不到,家务活想做就做,不想做可以别做,这种糊弄人的把戏,还是别弄了。”

  她的手贴在粥碗上,碗很烫,热气扑到脸上,让人想哭。

  他用一只手握着她的手,转身对妈妈说:“这个腌黄瓜是心如妈妈的招牌菜呢,您尝尝再点评,里边加了小米辣,酸甜口的,特别下饭,我很喜欢吃。”

  婆婆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转身回房间,走到门口又停下来说:“早上动作尽量放轻,别想着做点家务就昭告天下,大家都要休息的,我的睡眠也浅。”

  她低着头不说话,他等母亲进去了,用腿碰碰她的腿:“快吃,等下我给你当司机,送你上班。”

  于是小两口又欢天喜地地出了门。

 

  日子就这样磕磕绊绊地过着。

  阿郝的上司去进修,职位空了出来,三个候选人里他最有实力。

  最后升职的却是能力一般年龄居长的同事。

  他心里多少有点失衡,在家里板着脸。

  她轻声细语地安慰他:“也许领导就是看中他为公司服务时间更长,你还年轻,大把的机会都在后面呢。”

  母亲在沙发边看电视,听到这些不冷不热的接口:“当时和你说你们林副总的那个侄女,你高低不愿意,人家找人说媒,你一口回绝,要是娶的是她,如今那把椅子上稳稳坐着的必然是你。”

  说完冷冷看心如一眼,仿佛是她让他丧失了这次升职机会。

  结婚最初,他们一出门,总有老人在后面说,这俩人,多登对,看看都养眼。

  婆婆出门买菜,也总有人羡慕地对她说:“你多好,儿子媳妇都优秀,你算熬出来了。”

  婆婆总是沉默着,时间长了蹦出一句:“哪里有表面的好,她的学历、工作、家世哪点能和小涛匹配,就是有心机,哄得我儿子团团转。”

  小区的话风马上转向,有说心如撺掇老公和婆婆分家的,有说她就是个攀高枝的,也有说她不正经的……

  心如还懵懂呢,这边一茬一茬的话本已经接二连三地上演了。

  等她因为邻居抢占了停车位进行理论时,四十多岁的阿姨站在小区楼下,边磕着瓜子边不疼不痒地说:“你可别把你那套拿给我用,咱们小区谁不知道你,欺负婆婆,把老公玩得团团转,除了装个可怜,在男人面前说委屈,一脸狐狸相,你还会什么?以为攀个高枝谁都怕了你么?”

  她看着围上来的人群,扭头奔上楼,把自己锁在房间里。

  婆婆在阳台上浇花,说:“都是住了几十年的老街坊,我们家多少年没和邻居吵过,怎么你来了就这么不安生。”

  她终是没忍住,走出来说:“您也不问问是非曲直,上来就指责我,是她说的难听。”

  “她说的难听?大街上那么多人,她怎么不说别人,为什么就要说你?”

  婆婆又抬高声音:“你若行的端坐的正,她有什么可说的?”

  她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反驳,只是眼睛死死瞪着婆婆,心里委屈到极致。

  婆婆看她这样,反而笑了:“怎么,我说错了,你这样子,还要跟我动手么?”

  “我从结婚,这一年来,我对您怎么样,您心里没数么?”她哽咽着说,“您还想让我怎么做呢,就是石头我都捂热了吧。”

  “你对我这样是有目的的。想飞上枝头做凤凰,想脱离你那样的家,想过得好!我活着,你休想得逞,早晚小涛会看明白你,会离婚的。”

  “我没有!”她喊了出来,“这个家容不下我,我可以走,你想让我离婚,只要你儿子同意,我也可以,我真的受够了。”

  “藏不住了吧!”婆婆拽住她的袖子,“你的温柔体贴呢?你接着装呀,如果不是你挑拨,小涛会和你结婚么,现在藏不住了吧。”

  她的脑袋昏昏沉沉的,她想甩开婆婆的手,却没想到一下把她甩到了地上。

  她吓得赶紧过去扶。

  婆婆却推开她:“不用你,给我儿子打电话,让他来扶!”

 

  阿郝回来了,婆婆一定要儿子给她一个交代,要么离婚,要么断绝母子关系。

  她半躺在地板上,从阿郝英年早逝的父亲说起,一直谈到自己的艰辛,为了阿郝不肯再嫁,为了儿子成材所有的付出,点点滴滴都是最平凡又最伟大的陪伴。

  说得阿郝掉下眼泪。

  阿郝和心如说:“我妈的脾气我知道的,你的性格我也了解。她现在有点走极端,咱们回避下,你回娘家住几天,让她缓缓,等她这个劲儿过去了,我们再和她好好谈,好不好?”

  她说:“我抱歉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他抱住她,在她耳边说:“不要道歉,我知道你委屈。”

  她回了娘家,只说阿郝出差,她回来住几天。

  父母都很开心,父亲在喝了酒后和她说:“我之前总觉得委屈了你,婚礼简单,你婆婆的态度又那样。前些天阿郝来,给了你妈妈一张卡,说里边有二十万,当是补的聘礼。说是他拿的奖金,让我们不要讲,拿这个钱看看以后有合适的大一点的房子,换一换。说你弟弟和咱家的事他不会不管的。我觉得这个婚你没结错,不是给不给钱的问题,是这孩子这份心。”

  她听了,心里更懊恼,为什么没忍住,为什么动了手呢。

  而婆婆想的是乘胜追击,在家里闹得厉害。

  半个月后,娘家终是瞒不住了。

  偏巧这时候她查出自己有了身孕。

  母亲叹气,父亲沉默,弟弟嚷着一切因为邻居而起,他要去砸了对面窗户,帮姐姐出气。

  最后父亲说:“一家人还是息事宁人的好,你姐姐让老人受伤了,终究是你姐姐不对。”

  又看看她说:“一切看在孩子的面上,明天我送你回去,就是给老人下跪认错,也没什么,终归她是长辈。”

 

  那天从进门起,婆婆就没给他们好脸色。

  还好心如的父亲提前给阿郝打了电话,他亦请假在家。

  父亲说得含蓄,叫她和婆婆认错,又说都是要做奶奶做外公外婆的人了,万事也受点委屈,各退一步,孩子出生了也有个完整的家。

  婆婆脸上冷冷的:“现在讲的都是优生优育,上梁不正下梁歪,如果也生出个动手打父母的孩子来,还不如不要。”

  心如的手微微抖,直接跪了说:“您养育阿郝不容易,那天我真不是有心的,您也知道,我只是不想你拦着我,我以后不会了。”

  婆婆笑着说:“你的意思,是我先对你动了手,是我冤枉你?别把你那套委屈用在我身上,我不是小涛。”

  “妈,够了!”

  阿郝终是忍不住,一把拉起了心如,大声说,“平时您是长辈,谁也没和您计较过,今天心如的爸爸妈妈都在这里,她还怀孕了。您不能收敛下自己的脾气么?您有什么不满,可以和我发泄。这个婚姻不是心如一个人想要的,是我也想要的,我求您别这样了行么,为什么一定要想尽办法让我们分开呢?”

  他拉着她的手,握得紧紧的。他能感觉到,她的手一直在抖。他迎向母亲的目光,眼神是难有的坚持。

  母亲瞪着他:“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!从小到大,你哪曾顶撞过我?我生你养你,教育你,让你优秀,就是为了让你这样大声指责我?你也要和你媳妇一起,打我、骂我,逼死我,你们才高兴,才幸福么?”

  “我……”阿郝一时气结。

  心如父亲走过来,沉着气扶过她,对阿郝说:“阿郝,你都看在眼里了,你是不错,可是这个家,心如确实没法子呆了。我看你们之间还是算了,大家都轻松。我们支持你们离婚,我闺女不受这委屈了。”

  说完转身带着心如离开,不给任何人说话的机会。

  阿郝追在后边喊:“爸,心如,你们听我说,您慢点……”

  后边他们又说了什么,她都没听到,她整个人都是木的,觉得下边热热的。

  下楼的时候,妈妈扶着她,看到了她身上的血……

 

  是阿郝抱着她去的医院。

  大夫说,胎停应该有几天了。知道怀孕了,怎么没来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呀。

  她醒了的时候,阿郝坐在旁边。

  她说:“我想明白了,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,不管我们怎么努力,可能真的走不到最后。等我好了,咱们把手续办了吧。”

  他的心里漫过那么深的无力感。

  她睡着的时候,他一直望着她。

  他记得前些天,她还打听到他妈妈喜欢吃西区的那家核桃酥。

  为了讨老人开心,特意下早班后打车买回来。

  他妈妈只看了一眼说:“又做表面功夫,我血糖高,不能吃含糖高的点心,真不知道是诚心还是故意的。”

  他当时在旁边,看到她委屈的把桃酥收起来,放到自己房间。

  晚上他想安慰她几句,谁知道她抱着他说:“你工作那么忙,别操心这些,婆婆不吃,我拿给我妈吃,下次我再去问问有没有无糖的就好了,你看这两天婆婆大人表现还是不错的,最起码她今天吃早饭就没说我,我上班的时候,她还告诉我,下楼别蹦蹦跳跳的,一点不端庄,我就理解成,她担心我走路不稳当会摔着。”

  还有一次,母亲坚持说她买的洗发膏是假的。

  她跑到房间里翻包,终于找到小票,给他看一眼,又不肯拿出去。

  他说,应该拿出去证明下咱们的清白,免得她觉得你骗她。

  她当时笑笑说:“我就当自己是古代的小媳妇,反正婆婆每天都要训训的,我拿给她看,她肯定觉得我和她较劲,干嘛把事情扩大,又没什么。”

  “那你给我看干什么?”

  “我总要向一个人证明下自己的清白呀,不然我多委屈。”她嘻嘻笑。

  她其实一直是个天真乐观的人,也是一个能传递快乐的人。

  他本想好好守护这份快乐,可最后他却让她把快乐弄丢了。

 

  他很少喝酒,那天还是喝了点。

  进卧室的时候,没有开灯。母亲没睡,给他端了茶水进来。

  他说:“过几天我和她办手续,您这下满意了?”

  母亲的手顿了一下,还是放在了他的肩膀上:“也许你现在会恨我,可是你们真的不合适,妈是过来人,以后,等你的人生顺风顺水了,你会谢我的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什么是适合我的?从小你说学理工好长大了就业机会高,其实你知道我喜欢的是画画。考大学的时候我想去厦门,你说北京离家近,将来也好就业,我又听话了。找工作的时候我想做销售,我一直觉得沟通是我的弱项,你说去哪就去哪,这些我都听您的了。”

  “那有什么不好,现在的你高学历,好工作,高工资,多少人羡慕你。唯一不般配的就是你选的老婆,除了她,妈妈觉得你人生堪称完美了。”

  “我和她不般配,您觉得您看不起的是她,其实您看不起的一直不是她,是我!”

  他大声的说出了心里压着的那些话:“您觉得我画画就不会有出息,您觉得我离家远了就照顾不了自己,您觉得我做销售不会有前途,您觉得如果没有裙带关系,我就没办法给自己加分,就走不出一个好的人生。“

  ”其实在您心里,我一无是处,所有一切都需要您去帮我安排好,这不是我的人生,是您的。我听话,不是我觉得您说得对,而是因为您是这个世界上我最亲的人,您独自抚养我,您不容易,我不想让您失望。可是,心如,真的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光。她今天跟我说,等她好点了,我们把手续办了。她没说您一句是非,其实她心里想的是,她可以为了我不要命,可是她不想为了我再不要脸了!”

  母亲愣在那里,她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那么多情绪。

  他一直是个听话的孩子,可是他此时喊得那么大声。

  他又说:“从结婚第一天开始,我都看在眼里。可是因为您是我妈,我什么都没说。妈,您是老师,您看人最准了,她真的不好么?您真是因为她的品德看不上她么?大夫说,孩子胎停好几天了,胎停有很多原因,包括孕妇情绪,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,我在干嘛?我在哄您!”

  那晚他也许真的喝多了,也许只是借着酒说出心里早想说却不敢说的话。

  后来他睡着了,母亲房间的灯却一宿没关。

 

  两天后,婆婆去医院看她。

  她煲了鸡汤,站在心如床前说:“我想明白了,个人有个人的缘法,可能想明白的晚了点,你赌对了一点,儿子是我的命,我现在才看明白,原来他把你也看成命。你们的事儿,以后我不管了。”

  心如看着婆婆,泪淌了一脸。

  婆婆走后,心如的父亲还在气头上,坚持让她离婚,粗声大气地对心如说:“你是个东西么?人家想丢就丢,想要就要?不能和他过了,总能遇到明事理的,更好的。”

  她抱着父亲的胳膊不说话。

  母亲劝她爸:“咱们老人都别跟着折腾了,终归日子是两个人过,让他们自己拿主意。”

  出院时,阿郝来接了她。他一路抱着她上了车,不让她动弹。

  他坚持在母亲家马路对面买了一套新房子,十分钟的路程。

  周末回去吃晚饭,平时享受二人世界。

  心如身体调养好后,专门从网上搜了做无糖桃酥的方法,试了几次,做了一些,拿过去给婆婆尝。

  婆婆和她之间还是不太自然,有时忍不住还是会挑几句毛病,但说两句意识到就自动闭了嘴,不停地夹菜。

  她还是愿意尝试着对婆婆好,至少不让老公为难。

  两个人的生活多了许多平和与幸福感,每天下班也急吼吼地想见面,想着今天一起做个什么样的菜。

  日子一天天快乐起来,像弥漫着五颜六色的气泡。

  不被家人祝福的婚姻,好像在阴霾中行走,想要拨开重云看日月,可能过程漫长而艰难,也许还会失败,但若相遇是他,心如便觉得人间值得。

  还好,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改变。




免责声明       电话咨询       立即咨询       微信咨询       留言预约

一生有你情感咨询中心
[上一篇]:怎样做才能成功挽回失败的婚姻?
[下一篇]:已婚男人的出轨动机是什么?
  • 挽回婚姻
    壹生有你情感咨询中心,作为高端...
  • 挽回爱情
    壹生有你情感咨询中心,作为高端...
  • 小三分离
    壹生有你情感咨询中心,作为高端...
  • 婚恋课堂
    壹生有你情感咨询中心,作为高端...
  • 婚恋心理
    壹生有你情感咨询中心,作为高端...
  • 情商培训
    壹生有你情感咨询中心,作为高端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