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手2W+案例,出轨治理,婚恋救助,魅力脱单实战派!
不讲理论,只给正确的干货!(加微免费详细梳理分析)
婚姻救助:婚姻中,相爱的两个人,都是怎样走散的?
婚姻中相爱的人是怎样走散的
⊙ 日期:2021.08.21  ⊙ 浏览:11573次  ⊙ 来源:壹生有你

  

  国内婚姻真人秀《再见爱人》一上线,就被评价太过于虐心、真实,泪点干货不断

  节目组请来了处于离婚、冷静期和提出离婚的三对夫妻,开着房车,在特定场景中相处,重新了解和认识彼此。

  几乎每个人都能在节目中找到共鸣,作为旁观者,我们不难从那些言语和相处的细节体会到:

  感情上的突然变化,不过是长时间不曾意识到的错位和裂痕的积累。

  那么,是什么,吞噬了我们曾经珍贵的情感?

  又是什么,让我们宁愿撕裂自己,也要含着泪选择结束?

  

婚姻中相爱的人是怎样走散的

 

  错位一:我要的浪漫,是你眼中的无意义

  女人注重婚恋中的仪式感和浪漫,不少男人会以“浪费时间,毫无意义”不屑一顾。

  朱雅琼和王秋雨是典型的代表。

  雅琼是一名歌手,随时随地能拿起吉他哼唱的那种。她感性,浪漫,情感细腻,王秋雨是他的初恋。

  王秋雨是一名敬业勤奋的编剧,生活里大大写满了工作。他的日常就是把自己关进房间写剧本,无论谁的打扰对他来说都是多余,包括妻子。

  雅琼渴望丈夫的拥抱,她曾经走进他的房间对他说,“你能不能抱我一分钟?”

  王秋雨照做了,但是,卡着时间拍拍妻子赶她出去,满脸不耐烦。

  没有婚礼和婚纱照,领证的时候,雅琼化了淡妆,问他好看吗?他说,“你真丑”。

  这让雅琼记到现在。

  节目组翻出了妻子拍摄的生活中的小片段,他的反应是“我完全不记得了”、“这对我来说就是普通平淡的”、“这些有什么意义呢?”……

  听者都觉得伤人,何况当事人?

  观察组很犀利,在他的眼中,这些生活中的情趣、需求,是“消耗”,而不是“能量供给”。所以,他感觉累和多余,毫无意义。

  在不少丈夫的眼中,妻子对浪漫的追求,是庸俗的,是人云亦云的,是没有意义的。

  然而,丈夫可能没有看懂的是,妻子寻求的浪漫,是对关注和爱的需求,是期望对爱的不断经营和回味去让彼此更加有爱的感觉。

  当然,在不同的阶段,不同的人身上,浪漫的定义并不相同。

  雅琼为丈夫写的歌让他没感到特别,却让另一位男嘉宾章贺艳羡不已。

  王秋雨破天荒地在悬崖上给雅琼摘花,这或许会让曾经的她感动至极,但在离婚的边缘,这个举动虽然让她开心,却并没有很触动她。

  王秋雨真的不爱朱雅琼吗?未必。

  只不过在他的心中,他需要用“正确而有意义”的事情去填满自己。

  这样,才是一个负责任、有前途的男人形象,而儿女情长,被排在了工作和孩子之后。于是,妻子朱雅琼失去了存在感。

  他们之间,像很多夫妻一样,需求错位了。

  一方对情绪价值很看重,另一方却更为看重现实的责任和义务。总是以“忙碌,有更重要的事情”为由,忽略了自己眼中最不看重的那些微小的瞬间,伴侣无数次的失望和冷落之后,陷入了绝望。

 

  错位二:我想要的安全感,你给不了

  KK魏巍和佟晨洁这一对夫妻,更多的是安全感上的错位。

  表面上看,二人在生孩子这件事上产生分歧,矛盾积累多了,走到了离婚边缘。

  但问题的关键,并不在此。

  在他们的关系中,佟晨洁一直充当那个兜底、照顾者 的角色,而丈夫充当那个宝宝式的被照顾者。

  佟晨洁性格爽快、独立,非常惹人喜爱。

  kk对妻子很依赖,希望处处得到妻子孩子般的照顾。攀崖的时候,佟晨洁果敢地走在前面,kk反而显得比较害怕和脆弱。

  佟晨洁对丈夫提出的生小孩的需求,感到害怕。她认为自己是家里的精神支柱,如果怀孕生子,情绪会崩不住。

  而kk自己情绪并不稳定,无法充当那个抚慰情绪的人。加上kk在家庭里并不做家务,又爱喝酒,这让她无法找到生孩子的气氛。

  在各种压力之下,妻子想要放弃婚姻。

  他们的这种婚姻模式,在生活中随处可见。

  不少女性受累于“宝妈”、“丧偶式育儿”,看到之后会有很强烈的共鸣。

  婚姻里需要安全感,尤其是对那些过去创伤较重,本身就缺乏安全感的人来说,他们在婚姻中比一般人需要更多的呵护和耐心。

  如果对方能够包容和接纳,两个人的婚姻才容易稳定一些。

  假若对方不能承担这个重任,就容易让人缺乏信心。

  就算是像佟晨洁这样感情并不差的夫妇,一样濒临离婚的境地。

 

  错位三:从未认识过你,所以各自孤独

  郭柯宇和章贺的婚姻,被彼此定义为“闪婚”、“到了结婚年纪”、“没有爱情”。

  结婚十年,自2017年分居,去年办理了离婚手续。

  一开始,他们彼此几乎不说话,非常冷。哪怕是在一起开车,郭柯宇找话题,章贺也几乎不回应。

  他们彼此不了解,也不愿意了解。

  用郭柯宇的话来说,他们各自在婚姻内孤独

  然而,令人意外的是,这对看起来问题最大,最没有链接的嘉宾,随着节目推进,却成为最容易找到甜点的。

  节目组安排了嘉宾探险环节,章贺有恐高症,但还是在节目组和众人的鼓励下尝试了。

  章贺挑战成功了,克服战胜了自己。

  站在吊桥上的章贺特别激动,他眼睛看着郭柯宇,大喊:“郭柯宇,过去的十年,感谢你!未来的日子,过成你想过的样子!我也是,我也要过成我想过的样子!”

  这一幕,让嘉宾落泪,也不知让多少人瞬间“破防”。

  而面对归来的章贺,郭柯宇一路小跑站在桥边去迎接他,那一刻,章贺感到“很心安”。

  令人诧异的是,他们之间就此完全转变了互动方式,交流顺畅,言语轻松。

  在按照描述给对方画像的环节里,他们彼此都能记得诸如“喜欢把头发左边别进耳朵”、“眉毛不是标准的剑眉”等等细节,默契不断。

  更令人诧异的是,对方描述的特征和自己对自己的描述,两个不同的画师竟然画出了惊人相似的画。

  他们对对方的了解,远比自己想象得要深刻。

  在访谈中,他们夫妻都感觉到重新认识了彼此,有待进一步去体验。过去认知里的“没有爱情”,受到了很大的冲击。

  他们的状态,让我们思考另一种错位:

  你以为你了解身边人,可事实上,你眼中的人,离那个真正的他或许很远。

  我们眼中的“他就是这样的人”、“这种沟通没有用”,往往只是为我们懒惰,不愿意花心思去了解认识对方,提供了一个借口而已。

 

  回归自己,回归爱

  三对不同的夫妻,三种不同的婚姻模式,短时间内集中空间的相处,呈现出婚姻百态,也呈现出我们婚姻出现裂痕的错位感。

  我们几乎每个人,都能找到共鸣,也能有所反思,这是节目的成功之处。

  我们会发现,当我们以“爱”的深浅来定义关系去留的时候,有时候显得太过于飘渺和难以言明。

  人的关系,有爱不一定够,爱不够,也不一定就不幸福。

  如果不谈爱,李安妮老师对婚姻需求的三个层次,或许对我们有所启发:

  第一个层次是低意识——以“我”为中心,是为了满足小我的需求;小我的快乐和幸福,都来自于对方和社会的评价。

  第二个层次是中意识——以“我们”为中心,是为了满足两性及小家庭的需求。

  第三个层次是高意识——以“自我成长”为中心,是为了满足双方的心灵成长。

  夫妻关系出现问题,大抵逃不过低意识层面的利益纷争、中意识层面的分工不均和高意识层面的难以共鸣。

  这三个层面的意识通常是交织存在的,中低意识层面的需求满足是必要的,而高意识层面的境界是我们追求的方向。

  如果想要获得“互相成就”的婚姻,是和自我成长的程度相关的。

  当我们内心空洞较多,向外不断抓取“一个爱我的人”、“孩子”以及其他我们所看重的东西,是很难得到真正的满足的,而身边人也非常容易倍感压力。

  一旦双方的需求错位,夫妻双方又不擅长处理矛盾,就有关系破裂的风险。

  如果我们以婚姻为学习的良好机会,在相爱相杀中,了解和完善自我,在彼此成就和祝福中,体验到真正的、毫无条件的爱。

  那么或许,这就是婚姻的成长性意义。